宛若瑜

宛若一条咸鱼……

深陷BSD巨坑中 主双黑

MAbgcp主豪贼 副兵姬 莫魔

然后剑莫最爱!!

文渣+画渣=……各种ooc

产粮什么的就别指望我啦,天生只会吃粮……〒_〒
















其实后面没有的啦 别往下看啦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











诶真是拿你没办法,你还是看了( ̄┰ ̄*)














呐……这是你想要看的哦:














——莫受我的!!!(想划掉吗哈哈别想了你划不掉的)~(ˉ▽ ̄~) ~~













「其实是想试下到底能写多长……结果,,它好长啊……QAQ

【神装型库拉莱特X骑士莫德雷德】 等君来


   
   
    我爱上了一个人。
    可他永远不会爱上我。
   
    ※_谨以此篇献给我的珍宝——莫德雷德。
    ※_感谢乖离让我能与你相遇,真的感谢。
    ※_乖离二周年快乐,三周年要等着我哟~
    ※_乖离/扩散的世界观(大概?),私设如山。
    ※_ooc预警,极度我流。
    ※_发生在卡美洛的故事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0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留恋?
   
    真是可笑。
   
    连你都不在了,纵使成为圣剑被世人膜拜供奉又有何用?
   
    不若堕落成魔。
   
    至少这样……
   
    还能追寻到你的足迹啊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1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面前那名为『魔剑-库拉莱特』的少女。
   
    剑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个从圣剑堕落为魔剑的家伙。
   
    正发着不知道是什么的疯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她笑得弯下腰来,红色的发丝随着这一动作在空中飞舞。她一手直捂着肚子,一手指着我,就差在地上打滚了,毫无形象可言。
   
    “喂喂……你这家伙,也稍微收敛点啊!”我无奈,实在看不下去,出声提醒道。
   
    “哈哈……抱、噗,那还真是抱歉呢哈哈哈。”她尝试着停下,但眼下这情形显然是失败了。
   
    “啧,一点认错的诚意也没有!”这敷衍似的语气怎么听也不像是在道歉啊。
   
    “嘛嘛,那也是你刚刚说得太好笑了,怪我咯?”耸了耸肩以示无辜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我默默地扶了扶额角,不禁满脸黑线。“所以说你这样的家伙到底是怎么成为圣剑的啊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就这样成为的咯。那种事情怎样都好啦。”她将几缕发丝绕成圈圈,在手中把玩着,轻描淡写地说。不过突然转向我这边,歪了歪头,勾起一抹弧度:“但是我现在,可是魔剑呢。”
   
    我好像在哪,听过这句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2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,那是一把圣剑,是准备给这大不列颠的王——亚瑟王使用的佩剑。
   
    但身为王者之剑,它居然还没有剑灵。
   
    这可是有够丢人的了。
   
    没有剑灵是吧?我们可以造一个呀。
   
    于是库拉莱特被放入了【湖】中。
   
    剑灵是出现了,然而其中却出现了差错。
   
    于是它变成了魔剑。
   
    谁也不知道在那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,人们只知道,EX咖喱棒成为了新的王剑。
   
    那库拉莱特呢?
   
    它落身于【湖】旁边的密林中。
   
    人们想要将它毁灭,却忘了即使已经堕落,但它依然拥有圣剑的特性。
   
    而且没有人能靠近它。
   
    毁不掉。
   
    那就只能封印了。
   
    待它的魔性被消耗殆尽,说不定还能再次使用呢。
   
    抱着这样的想法,人们请来了首席法师对它施加封印,以免再次魔化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3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其实库拉莱特是有剑灵的。
   
    笑话。身为被称作王者之剑的圣剑,怎么可能会没有剑灵?
   
    只是人们看不见而已。
   
    而且,这剑灵也非常有个性。
   
    她的名字就是圣剑本体的名字。没错就是库拉莱特。
   
    人们不知道她存在的很大一个原因是她基本上都在睡觉,气息微弱到连当时的首席法师都没有检测出来。
   
    其实剑体被魔化时她还帮忙控制了来着。
   
    不然这卡美洛早就被夷为平地、化为焦土了。
   
    这里的人们哪里还能在这热热闹闹地举行那什么“卡美洛骑士选拔大会”?
   
    真是一群可笑的蝼蚁。
   
    双眼微眯,被吵醒的拥有着玫瑰色长发的少女这样想着,打了个哈欠,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下去。不料整个空间晃动了一下,感觉像是剑体被人提了起来。
   
    “???”
   
    还未睡醒的少女彻底懵了。
   
    不是说没人能靠近吗???而且好像还……被拔出来了???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4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现在剑体空间内的气氛可不太好。
   
    一男一女正对视着。
   
    大眼瞪小眼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这位男孩。
   
    男孩个头不高,小小的身板略显稚嫩,大概七八岁的样子。五官还未长开却生得十分精致,像是个瓷娃娃,甚是可爱。
   
    倒还是个俊小子嘛。
   
    她在心里默默调侃。
   
    但引起她注意的却是那双眼睛。
   
    要用什么来形容呢?
   
    那样的颜色,像是醇香的葡萄陈酿。
   
    让人只是轻抿一口就沉醉,迷失在其中。
   
    迷失?!
   
    “你有在听吗?我……呃!”许是她的目光太过放肆,男孩忍耐许久后终于出声,然而却感受到一阵突然的强烈压迫感,这使他的膝盖不受控地向下弯曲,忍不住要跪在地面上。
   
    她扬起下巴,微眯着眼看着咬牙坚持着不跪下的男孩。
   
    汗水一滴一滴地落下,砸在大理石制成的地板上发出清脆的“滴答”声,在这静谧的空间内显得尤为突兀。
   
    那双眼睛由于生理原因弥漫着水汽,与此同时却还存在着另一些东西。
   
    是倔强。
   
    是似曾相识的不服输的倔强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瞬间消失。
   
    男孩一手撑着地板,小脸因为刚才的窒息涨得通红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。
   
    “我很喜欢你现在的脸蛋哦。”她用手捏住男孩的下巴,使他与自己对视。“仿佛被野心的烈焰给烧过一样。”※
   
   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男孩咳了几声,却没有挣扎,他努力稳住身形,毫不畏惧地瞪回去。
   
    还有……一种说不出的危险感,虽然现在还不太显著。
   
    这才是真正吸引她的东西。
   
    呵,真是一个有趣的小家伙。
   
    “你有一双好眼睛。”她看了半晌,叹道。“瞳孔中,能看到属于背叛的黑暗。”※
   
    “喂,小家伙。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佩剑了。我会罩着你的。”她松开了手,像看猎物一般地看着这个男孩,感觉今后的生活也会变得有趣起来。“我叫库拉莱特。”
   
    听到这名字时男孩的瞳孔瞬间紧缩——虽然只有一瞬,但仍然逃不过库拉莱特的眼睛——随即又恢复原状。
   
    “莫德雷德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唔好长的名字……这样叫起来不方便啊。”她眼睛转了转,露出一个狡黠的笑。“就叫你木头吧。”
   
    你的名字不也和我一样是四个字吗。莫德雷德暗暗腹诽道。然而在听到下一句话后嘴角便抽了抽,但并未反驳,算是默认了。
   
    “话说你以前知道我嘛——我是指,我的身份。”库拉莱特用手指了指自己,问道。
   
    “圣剑,或是王剑,库拉莱特?”
   
    “诶你居然知道这个!我还以为过了这么久已经没人知道这些了。”库拉莱特惊讶地看了他一眼。“不过现在,我可是魔剑呢。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哦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就不能给点反应吗?”她对这小鬼无语。“明明是个小鬼,干嘛要装老成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那……那你很棒棒喔?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库拉莱特气结。“你还是继续保持沉默吧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该回去了。”莫德雷德从地上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。
   
    “好呀。”库拉莱特朝他挥了挥手,“有缘下次见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再见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醒过来时已经是傍晚了,他的手中多了一把暗红色的大剑。
   
    他本该感到开心的,因为这又为他增加了一些(其实是百分百)胜率,然而——
   
    他看着那在上空到处飘荡的像个好奇宝宝似的少女,顿时感觉头都大了。
   
    “你怎么还在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诶——”库拉莱特撅了撅嘴,十分委屈。“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剑灵不是精神体吗?怎么能显形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人家好歹也是魔剑诶!魔剑!显形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可能做不到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魔剑很厉害吗?
   
    魔剑很厉害的。
   
    至少,莫德雷德拿她没辙。
   
    “呐呐!木头!我要吃这个!”库拉莱特指着树上的几朵蘑菇,兴奋地喊道。
   
    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”莫德雷德正准备着帐篷,没时间搭理她。
   
    “我是精神体怎么可能碰到实物啦。你快帮帮我嘛。”星星眼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无法拒绝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谁罩着谁呀……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看着狼吞虎咽的少女,感觉有几道黑线从额角冒出来。
   
    “碰不到实物你怎么吃啊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诶嘿嘿~你猜猜?”少女舔了舔嘴角。“木头的手艺还不错嘛,没想到你居然会做饭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像我怎么了?像我不好吗?我这么可爱又清纯的少女哟~”
   
    “喂喂,自恋过头了吧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才没有。”库拉莱特满意地打了个嗝。“吃饱喝足该睡觉啦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先睡吧,我还要练剑。”
   
    “这么勤奋的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那当然,我可是要成为圆桌骑士的人!!”
   
    说这话时他紧握拳头,眼里似乎有万丈光芒。
   
    “我要成为亚瑟王的第一骑士,保卫这个国家!”
   
    “好好好,你去吧。我的第一骑士。”库拉莱特打了个哈欠,摆摆手。“早点休息,明天还有比赛呢。”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起身,举起那把大剑,仔细端详着。
   
    这把剑硕大无比。
   
    剑身呈暗红色,上面包裹着一些东西……是绷带?
   
    唔……是干什么用的啊。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轻轻抚摸着剑身。
   
    难道是受伤了?
   
    他疑惑地看了眼睡着的库拉莱特。
   
    明早问问好了。
   
    他试着挥了挥剑。
   
    有些沉重,但意外的称手。
   
    传说中的王剑……吗。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摇了摇头。
   
    我对王位可没有意思啊。
   
    晚风吹拂,树影婆娑。伴随着蝙蝠拍打两翼的细微啪嗒声,蛐蛐儿咿咿呀呀地叫喊着。莫德雷德没有注意到,魔剑库拉莱特上的红芒一闪而过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5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莫德雷德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亲爱的莫德雷德啊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快去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去成为他最信赖的骑士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然后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杀了他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杀了他哈哈哈……”※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孩子哟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你想要吗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想要得到我的力量吗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快接受吧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这能够让你成为亚瑟王的力量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是多么的强大呀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解除封印吧……”※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不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不要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要成为他的骑士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要保护他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要保护这个国家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要依靠自己的力量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此剑该指向谁,我绝对不会弄错。”※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6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亚瑟王……”
   
    沉睡的莫德雷德呢喃着,小腿一踢被子便滑了下去。
   
    果然还是个孩子啊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默默想着,帮他把被子盖好。
   
    只可惜他这愿望恐怕是难以实现了。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的左脸上突然出现一道道黑色的藤蔓状条纹。这条纹尚浅,此时还不能有什么太大影响。
   
    看这样子,已经初步接触诅咒了吧?
   
   
    是的。
   
    她是知道的。
   
    能拿起魔剑库拉莱特,并且能挥动自如的人,必然与魔剑有相同的地方。
   
    更何况,这一次是魔剑自主选择的。
   
    他会成为亚瑟王。
   
    但是……
   
    是以背叛的方式。
   
    这是他自身的诅咒。
   
    还真是像啊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自嘲一笑。
   
    他们都是不被期待诞生的存在。
   
    哦不,之前是有过期待的,只不过最后又都失望了。
   
    当这诅咒和魔剑的诅咒相碰时会发生什么呢。
   
    真令人期待啊……
   
   
    旁边的莫德雷德翻了个身,发出的响声将库拉莱特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   
    她看了他一眼,惊呼出声。
   
    “诶——?”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赶紧捂住嘴。
   
    没有把他吵醒吧?
   
    她小心翼翼地呼吸着,发现面前这人照样睡得安稳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看着莫德雷德毫无防备的睡颜,嘴角勾出一抹笑。
   
    木头你还真是厉害,居然控制住诅咒了么。
   
    这小家伙,越来越有趣了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7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十年过去了。
   
    这十年来,库拉莱特看着他渐渐长高,五官也长开了,变成了一个帅气逼人的小伙子。她看着他一点点变强,从一个小小的见习骑士慢慢成为十字骑士,又由十字骑士成为了下一任圆桌骑士的候选人。※
   
    成为圆桌骑士。
   
    这是所有骑士毕生的梦想和荣耀。
   
    而这个小家伙只用了十年。更恐怖的是他现在才刚满十八岁!
   
    这是什么概念?
   
    要知道,能在这个年龄成为铁十字骑士的都非常少了,更别提圆桌候补。
   
    那可是圣骑士啊!
   
    哦,顺便一提,新的亚瑟王马上就要加冕了,也就是说——
   
    十八岁的圆桌骑士。
   
    令人震撼。
   
    当然这过程并不可能一帆风顺,他也经历了一些险战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曾屡次问他是否需要解除魔剑的封印,然而每次都被他拒绝了。
   
    “对付这些哪需要解除封印?连魔剑都可以不用。普通的铁剑就够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不喜欢太过显眼。这种力量还是没有的好。”※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不愿使用魔剑的原因还有一个——魔剑的诅咒。
   
    是的。
   
    他知道了。
   
    关于魔剑的诅咒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8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那是他十五岁的时候。
   
    当时他正和挚友兰斯洛特在城外的【龙爪下的深渊】外围的森林中散步。
   
    忽然地面一阵剧烈的抖动,隐隐有开裂的迹象,森林中央传来一声声猛兽的怒吼。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和兰斯洛特迅速向中央赶去。
   
    途中遇见了几个侥幸逃出来的小骑士,从他们口中得知引发这场骚乱的罪魁祸首是一只巨龙,而他们的队长为了掩护他们还在中心地区。
   
    “去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当然。”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与兰斯洛特相视一笑,以更快的速度进发。
   
    越是靠近中心地区莫德雷德越是感到不对劲,他背后背着的魔剑库拉莱特居然在震动。
   
    是因为恐惧吗?还是其他?而且库拉莱特此时也异常的安静,这小姑娘平常不是最爱说话了?
   
    奇怪。
   
    然而他并没有因为这种异样而停下来,他已经看见了那个在龙爪下躲闪的身影。
   
    他们还没到那儿就看见了巨龙吐息这种极具视觉冲击性的画面。
   
    那是一头赤色的巨龙。
   
    他们在它面前宛如一只只蚂蚁。
   
    它的身上布满了玻璃般的结晶体,在阳光下十分的耀眼。它的头上戴了一顶帽子,似乎是遮阳用的。背上还不明所以地背着一个背篓。
   
    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龙?
   
    那结晶体防御效果极佳呀?
   
    那帽子真的能挡太阳?
   
    还有那背篓是用来装咸鱼的吗?※
   
    然而这时莫德雷德可没有好好欣赏和吐槽的心情。
   
    那头巨龙不停的摆动头部,激光突袭随时可能扫射到他们这里。
   
    更何况还有一个人等着他们救呢。
   
    “兰斯洛特,你去救那个人,把他带到外围地区,这头龙我先挡着。”莫德雷德在心里计量了一番,对他说道。
   
    “你一个人行吗?我看这龙两个人都对付不了!”兰斯洛特看着莫德雷德那小身板儿,担忧地说。
   
    “我需要点时间。相信我吧,实在不行你快点结束来帮我呀。”莫德雷德抬头看了看情况,“快呀,要来不及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此时兰斯洛特也没能想出更好的办法,“你务必小心!我尽量拖住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莫德雷德望着眼前那头巨龙,一滴冷汗从额头上滑下来。
   
    怎么啊搞这次……怎么看都不像能打得过的样子啊。
   
    他看了看毫不犹豫奔跑过去的友人,想着自己必须把龙引来才行。
   
    “库拉莱特……”
   
    他在心里呼唤着。
   
    “怎么了,亲爱的小木头?”库拉莱特的声音传入脑海中,虽然是和往常相差无几的语调但却透着一丝难言的疲惫。“是想我了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……你怎么了?”莫德雷德眉头一皱,问道。
   
    “我当然没事啦。怎么,难不成你在关心我?”库拉莱特呵呵一笑,“倒是你,现在有了个大麻烦呢。”
   
    “确实。”莫德雷德瞥了眼那头巨龙,擦了擦汗,“有什么办法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有是有,只是……”她顿了一下,“你不是一直不愿意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我……”莫德雷德刚要接话,却感到额头一痛。
   
    【你不能再犹豫了啊莫德雷德。
   
    这样下去你谁都保护不了哟。
   
    来吧来吧快接受我的力量吧。】
   
    这声音轻轻柔柔,带有一丝让人无法拒绝的蛊惑。
   
    他的面前仿佛盘踞着一条吐着猩红信子的毒蛇。
   
    “啧……”莫德雷德使劲晃了晃脑袋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库拉莱特,借我魔剑。”他眨了眨眼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要解开封印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遵命,我的小木头。”她打了个响指,随即正色道:“这次情况不同,一切小心,不要受伤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兰斯洛特这边情况有些不妙。
   
    现在他正拉着那伤员一起逃亡着,而他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到哪里去。
   
    “兰斯洛特?”伤员问道。
   
    “嗯。”兰斯洛特点点头,眼下这情况他也没心情好奇这伤员是如何知道他名字的了。回头望了望紧追不舍的巨龙,不由担忧。“莫德雷德怎么还没好?难道是出事了?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叫伊奥斯。”名为伊奥斯的少年对比了一下两边的路况,“走这边吧,这里有条小路直通外围,我们埋伏一下,应该能给你那位朋友争取到一些时间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好。”兰斯洛特有些佩服这个少年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作出判断并想好对策,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这就是库拉莱特的力量吗?”莫德雷德惊异地看着他随手一挥的战果——坚固无比的结晶体在这一剑之下毫无抵抗之力,“刺啦”一声竟被划了个大口子。
   
    “嗷——嗷嗷嗷!!!”巨龙痛得大吼大叫。猛地一甩脑袋,一个吐息就朝莫德雷德放了出来。
   
    它终于将注意力放在了莫德雷德这边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你说这里有一把魔剑?”兰斯洛特瞪大眼睛,难以置信地看向伊奥斯,“这怎么可能?”
   
    “一开始我也不相信的,直到队员们发现了这头巨龙。”伊奥斯摇摇头,苦笑道。“你知道的,‘魔剑与巨龙’的传说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那把剑是——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阿隆戴德!!”库拉莱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
   
    “什么?”莫德雷德在巨龙身上又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,为躲避吐息而快速退后着,“那不是一把魔剑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啧,麻烦了,怪不得刚才一直不稳定,原来是因为这个吗。”库拉莱特苦恼地说,“我早该想到的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库拉莱特,它好像快挂了耶。”莫德雷德看着奄奄一息的巨龙,摸了摸它的鼻子,“你看,它都快没呼吸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笨蛋!!快退开啊!!!”库拉莱特感觉自己要被这木头气死了,这眨眼间的功夫就干出这档子事来!“那是阿隆戴德的——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没错,这头龙是阿隆戴德的本体。”伊奥斯点了点头,“打倒这头龙,阿隆戴德就会出现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那……如果两把魔剑出现在同一处地方会发生什么?”兰斯洛特突然紧张起来。
   
    “好像会排斥吧,毕竟魔剑的占有欲极强,我也不是很清楚了。不过这龙怎么这么久还没来?”伊奥斯挠了挠头,却看见旁边突然起身的兰斯洛特,“兰斯洛特?”
   
    森林中央传来一声巨响。
   
    “莫德雷德——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莫德雷德——”
   
    这两道声音几乎要合成一道。
   
    而莫德雷德却是无法顾及了。
   
    幸亏他刚刚躲闪得够快,只是被那突如其来的剑气划伤了右手的手臂。
   
    可是他发现自己突然不能动了,像是被谁使用了定身法。
   
    殷红的血液透过他银白色盔甲的缝隙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。
   
    也有几滴,染红了剑身上的绷带。
   
    事情有点不妙啊。
   
    库拉莱特头疼般地闭了闭眼。
   
    魔剑的封印,松动了。
   
    “木头?”库拉莱特试着喊他,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   
    “不怎么样……不能动,还有点困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木头你先坚持住!千万别睡,我再试试看能不能修复封印!”她开始慌了。手忙脚乱,好不容易才念对一个咒语。“呼……暂时是稳住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哟,我的好妹妹,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,还真是幸运啊。”
   
    “阿隆戴德!!”库拉莱特听见这声音,立马显出形来,她咬牙切齿地喊着这个名字。“你给我出来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细小的黑色条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。
   
    他的周围弥漫着黑气。
   
    他浑身都在颤抖着,冷汗狂流。
   
    地面一寸寸崩开,树木在接触到黑气的瞬间变得枯黄。
   
    他如同一个缓缓旋转的黑洞,吸收着周遭的一切生命力。
   
    是诅咒。
   
    “库拉莱特……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不错啊这小家伙~居然能在这双重诅咒下撑下这么长的时间。妹妹你的眼光倒是不错。”阿隆戴德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衣领被对方拽着。她赞赏般地点了点头,对着库拉莱特道。
   
    “你当初到底为什么要——”库拉莱特没有理会她,她回头看了看莫德雷德,确认其暂时安全后又转向她,反问道。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   
    “为什么呢。”阿隆戴德笑了笑,叹了口气,“答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。而且,你现在做的,和我之前做的性质上不是相同的吗,我的傻妹妹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好啦,他快过来了,我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。那小家伙你也不用太担心,这一次,他可是获益匪浅啊。”阿隆戴德挥了挥手,重新化为剑体。“记住,抓住了就不要放手哦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你——”库拉莱特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突然发现身后动静不对。
   
    “木头??”她立马转身。
   
    “我赢了,库拉莱特……”他朝她微微一笑,身体脱力地向后倒去。“对不起……”
   
    “没有的事。”库拉莱特一手接住他下滑的身体,一手轻轻覆在他的眼皮上,“你已经做得很好了,好好休息吧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嗯。”手心温温热热的,很是舒服,令人感觉格外的放松。莫德雷德也就没有在困意下挣扎,准备睡去,却还是补充了一句,“后面的事,就麻烦你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好。”库拉莱特答道。“你放心睡吧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兰斯洛特进入森林时,被眼前那毫无生机的景象吓了一跳,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。
   
    “发生了什么?”随后赶来的伊奥斯也被震撼了,他看向兰斯洛特。
   
    “莫德雷德他……可能出事了。”兰斯洛特眉头紧皱,“总之先过去看看!”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莫德雷德!”兰斯洛特看见前方的人影,大声喊道。
   
    “哟,是小篮子啊。”库拉莱特闻言,抬起头,发现来人是兰斯洛特后笑道。
   
    “……”这个时候兰斯洛特也没时间跟她计较称呼问题,他看着在库拉莱特怀中熟睡的莫德雷德,嘴角抽了抽,“这小子,艳福不浅啊。害我白担心一场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怎么,羡慕啊?”库拉莱特轻哼一声,“木头可是我的,你就不要想了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哪敢想啊。”兰斯洛特失笑,“说真的,没事吧?”
   
    “是诅咒的缘故。没什么大碍。”库拉莱特瞥了眼兰斯洛特旁边那位,问道,“这位是?”
   
    “啊,我叫伊奥斯。”被点名的少年摸了摸鼻子,鞠了个躬,“刚才多谢你们了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part.n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喂……!”
   
    好吵……
   
    “有人在这里吗?”
   
    没有没有快闭嘴啦!
   
    “我知道你在的哟。”
   
    那就知道了呗。
   
    “库拉莱特。”
   
    嗯?这人知道我的名字?哎呀不管了你快走吧别打扰本姑娘睡觉!
   
    “不行哦,这可是说好了的。”
   
    说什么了?我什么时候跟你说好了?我连你是谁都……
   
    少女猛地睁开眼睛。
   
    面前那人眼里噙着笑,向她伸出手。
   
    “这一次,我只注视着你一人啊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 TBC
   
   
    ※“我很喜欢你的脸蛋哦。仿佛被野心的烈焰给烧过一样。”出自乖离,神装型库拉莱特的升级发言(???)。
   
    ※“你有一双好眼睛。瞳孔中,能看到属于背叛的黑暗。”出自乖离,神装型库拉莱特的升级发言。
   
    ※摩高斯的发言。
   
    ※魔剑库拉莱特的诅咒的的发言。
   
    ※“此剑该指向谁,我绝对不会弄错。”出自乖离,侵蚀型莫德雷德的升级发言。
   
    ※【骑士等级制度:西方的骑士是和西方的战士不同,他们获得力量的途径:一是和神器结合获得力量,这些神器具也有登记区分,是那些虔诚的教徒使用过的盔甲,死后灵魂和盔甲融合而变为神器。神器也有差,有些神器可以让普通人瞬间达到圣骑士级别,有些只能达到铁十字骑士级。二是获得神佑,是根据他们的虔诚程度而定。
    其实根据他们的力量可以划分为:见习骑士-骑士-铁十字骑士-青铜十字骑士-白银十字骑士-黄金十字骑士-圣骑士-神佑骑士】
    以上摘自:
    https://m.baidu.com/mip/c/www.360doc.cn/mip/420299176.html
   
    本文的设定是圆桌候补相当于圣骑士,圆桌骑士相当于神佑骑士。
   
    其实小莫被库拉莱特认可的时候就能达到圣骑士了,然而因为性格和诅咒的缘故,他并没有接受库拉莱特的力量,而是一路打怪刷级一步一步走过来的。
   
    ※“我不喜欢太过显眼。这种力量还是没有的好。”出自乖离,我也忘了是哪个型莫德雷德的升级发言。
   
    ※【龙爪下的深渊】,乖离的一个副本,其实和那只红龙关系不大。(……)
   
    ※关于那头巨龙,emmmmm,其实就是乖离中武者龙的火属性版。这时候用新出的义贼和四季就好了,分分钟秒掉,然而我都没抽到……(趴)还有那个背篓里的咸鱼……可能就是我吧hhh \(*T▽T*)/
   
    ※“剑者,心之刃也,即可为杀,亦可为护,杀与护,不过一念之间。”出自谢沧行《仙剑奇侠传五前传》
   
   

    emmmmm,其实是还没写完的,所以就不打tag了。。

    先屯着,明年回来再写耶耶耶~ヾ(。 ̄□ ̄)ツ